追责索赔闹剧是文明之耻(钟声)

  美国一些人的政治操弄,既滑出了道义的底线,也偏离了人性的轨道。公然以霸权践踏他国主权、破坏国际法治,完全践踏了全世界公认的国际道义

  

  美国一些政客把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场当作政治秀场,先有喋喋不休的疫情政治化、污名化论调,再有追责索赔的滥诉。一个自称“国际领导”的大国,演出了一幕又一幕的政治丑剧,让世界各国人民和有识之士大跌眼镜。有美国媒体指出,当今之时,国际社会联手防控疫情是大局,拯救生命是大任,协作抗疫是大势。转移焦点,良心何在?破坏合作,天理不容!

  美方曾公开表示“非常欣赏中方的努力和透明度”“中方分享的数据有助于美方抗击疫情”。言犹在耳,一夜间竟然话风大变,态度逆转。结论是美国一些政客以为如此就能摆脱自己应负的责任,穿上了皇帝的新衣?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共同制定的《病毒命名最佳实践原则》,明确规定不能施行国名、地名歧视,而美国一些政客公然违背,把新冠病毒诬称“中国病毒”“武汉病毒”。国际社会普遍称赞中国以自身付出的巨大牺牲为全球作出巨大贡献,美国一些政客却热衷于拉帮结伙、敲诈勒索。

  这是对国际法理的公然挑战。国际法中国家主权豁免的法则明确规定,国家的行为和财产不受他国立法、司法、行政的管辖。况且,突发大规模流行疾病疫情属于世界公共卫生事件,在法律上属于“不可抗力”;中国首先报告疫情,但病毒来自何处还需要科学来回答。事实证明,中国的防疫抗疫与美国疫情大规模暴发之间没有任何因果关系。就连美国国务院前国际法顾问基梅纳·凯特纳也看不下去,她说:“任何对外国主权豁免法有点实际工作知识的专业人士,只要看一眼这些诉讼的标题,就会立即发现美国法院没有管辖权基础。”眼看滥诉即将胎死腹中,美国一些议员又打起制订《外国主权豁免法》例外法案的主意。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授利·布里梅耶把这种表演称为“为响应政治局势而作出的最后努力”,基梅纳·凯特纳则干脆称之为“一场噩梦”。

  中国首先报告疫情,并不等于新冠病毒就源自中国。病毒源头是严肃的科学问题,只能交给科学家和医学专家研究,岂能由美国一些政客以自己疯狂的想象力下结论。为了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,他们从疯狂的逻辑中随意想象着中国疫情存在的时间,这种以政治需要而不是以事实为依据的臆断,连美国权威传染病专家都明确表示不能认可,这种指责“与事实不符”。国际公认的事实是,中国自始至终公开、透明、及时、负责任地应对、通报疫情,世卫组织称赞“中方行动速度之快、规模之大,世所罕见”。中国的举国参战、全民行动,构筑起坚固的区域防线。漠视事实,捏造数据,美国一些人的政治操弄,既滑出了道义的底线,也偏离了人性的轨道。

  美国媒体报道,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曾制定谈话要点,唆使美国官员将疫情责任推到中国身上;美国共和党竞选部门专门撰写长达57页的“谎话红皮书”,手把手教该党竞选人就疫情问题抹黑中国。美国芝加哥大学国际法教授汤姆·金斯伯格一语道破玄机,针对中国的诉讼是为了“掩盖美国政府自身的错误”,是为美国共和党在今年11月面临的大选提供政治支持。

  公然以霸权践踏他国主权、破坏国际法治,完全践踏了全世界公认的国际道义!美国乔治敦大学法学教授大卫·斯图尔特深感忧心:“所有那些起诉中国的人都应该反思,‘等等,我们会被起诉吗?’”人们不禁要问,西班牙流感始于美国,酿成巨大人道灾难,该如何进行追责?艾滋病首先出现在美国,全球7500万艾滋病感染者、3500万因艾滋病相关疾病致死者该由谁赔偿?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始于华尔街,美国何时赔偿全球数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?

  人们也有权追问。美国2019年8月暴发“电子烟肺炎”,为何肺部CT影像与新冠病毒造成的肺部影像如此类似?美国德特立克堡军事基地究竟发生了什么?美国2月6日就有人因新冠肺炎病亡,而且没有中国旅行史,究竟美国最早是在什么时候发现的新冠肺炎病例?一向标榜言论自由的美国,科学家公开新冠病毒的研究成果,为何遭处罚禁声?中欧科学家已公布多份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成果,作为生物基因研究领域头号强国,美国为何迟迟不敢公布成果?……对世人心中的这些问号,美国一些政客不能装聋作哑,必须作出回答。

 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警告,用疫情来谋取政治得分,如同玩火,“如果不想见到更多尸袋,便要停止将疫情政治化”。奉劝美国一些政客,听听文明世界的忠告,追责索赔闹剧继续演下去,只会失道寡助,自取其辱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5月03日 03 版)

(责编:曹昆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arbonstrips.com